戏剧歌舞 > > 正文

从舞蹈中思量

2020-05-22

一位诗人曾说过: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对于,我想:我看多妩媚,料看我不相识。很短的几节课,想来了解得还是皮毛之皮毛,但是,真的在某个瞬间给我以感动和震撼,乃至对于人生的思量。

“是一种表情艺术”上学期上艺术导论时严老师曾这样介绍过,当时很不解,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种肢体语言动作。直到看了《一个扭秧歌的人》,才深切感受到,表情也属于。的开始,演员如此沉醉痴迷的表情让人不忍和感慨,谁都有年少时的沉醉痴迷,或对于物,或对于事,但谁也敌不过岁月的洗礼,终有一天会因年岁的增加而无力于自己曾经年少时的沉醉痴迷。当很多的年轻后辈朝气满满得在扭秧歌时,那个扭秧歌的人明显感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

不知道如此大跨度考研的那个学生是否有过挣扎和徘徊,但无疑他是一个沉醉痴迷于的人。我想,他在跳这个舞时定会比孙雪更加沉醉痴迷吧。一个本该是跳舞的人,阴差阳错坐在了别的教室里,对于重回的渴念和向往使他做出了人生的重大决定。人总会在自觉不自觉中背离最初的方向,能够重新找回是一种无比的幸福。

秋海棠的故事我早有耳闻,但是用的形式来展现我是第一次看到,它比文字更具感染力,比越剧更含蓄内敛。

原著用文字娓娓道来,一个戏子在那样的军阀年月里的悲惨遭遇。越剧,作为一种戏曲,表达方式总是淋漓尽致的,人物的每一丝心里起伏都可以用唱词来表达。而,把视角放在秋海棠年老时的回忆,开始部分,舞台中央摆放了一个戏曲旦角行当使用的“大头”戏装头饰。音乐始出,演员身着戏曲装扮——“粉色团花褶子、白色汗衣、彩鞋”,从侧幕对着头饰定点物蹒跚而行,那躬背缩搐的叟态,被刻画得人木三分,使人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艺人对待他年轻时戏艺的钟爱,以物寄思托出了“恋情”;在中间的大段部分,示意的是当年在戏台上的风光景象,令人好不惬意!忽然,当他摸到自己脸上被破相的伤疤时,义愤填膺随着音乐的高涨而疯狂地舞动。值得注意的是,这当中没有着意使用技术技巧,编舞者构思时更多的是考虑从人物出发、角色心境人手,把一代优伶惨遭不幸的“愤情”,通过主题舞段明确地表达出来。演员与音乐的配合相得益彰,舞袖翻飞、连续地侧空翻、前空翻,快速地旁腿转接仰胸转等等都在助长着高潮处的情绪渲染,充分发挥营造气氛的特长。

诗词鉴赏中有一种理论是“知人论事”,不知道对于鉴赏是否适用,我暂且把她用在杨丽萍和黄豆豆身上吧。

我始终觉得,任何人的成名成就都是经过了相当的储备和积累,当然,也包括杨丽萍。

她从小生活在离异的家庭中,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浸透了贫穷和被歧视。但正是那样的一个女孩,她从深山里款款走来,跳着她的孔雀舞,打动了无数人。她曾说: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观察生活,体验生活,不是为了享受生活。

是的,她一直在观察生活,体验生活,在观察和体验后创作并演绎了许多。我很喜欢《两棵树》,开始时音乐很缠绵,两个人的紧紧依偎有对生前不能在一起的无奈和哀怨,之后,两人的动作和谐,音乐变得轻快,中间有一段模仿树枝,模仿风吹杨柳。杨丽萍的动作很是优美,仿佛那就是柳条在风中飘动。如果说肢体的灵活听话来自于杨丽萍多年刻苦练功,那么,感情的丰富该是来源于她对于生活的观察和体验。观察和体验的结果还有很多,比如说《女儿国》中对于女人要劳动的生活感知,比如《雀之灵》中对于孔雀的生活状态的完美诠释。

印象中的演员是高高的,浓眉大眼的,轮廓分明的,所以,也一直很怀疑像黄豆豆这样的演员。最早看他的是《闪闪的红星》,轻盈而大度但有点儿孩子气,当然也是剧情的需要。后来看到他的一个采访,惊叹于他的刻苦以及刻苦到一定程度后的获奖无数。从94年的桃李杯起,他的个人和表演屡屡获奖。人在年轻时,不知道前方的路该怎样走,别人不相信你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坚持。我越来越相信坚持到最后是会实现最初的梦想的。

黄豆豆的《醉鼓》有着高难度的技巧、高速度的节奏,同时又是在几尺高台上一气呵成,可谓难上加难,可见黄豆豆具备着卓群的技术和极好的心理素质。编导没有着意在舞台上进行复杂的调度,而是刻意在方桌上发展高台空间并设计动作和技术。借鉴了戏曲中的高台技术,扩展了舞台的可视发展空间并向难、险、绝的表演方式进行了一种新的尝试和创新。在紧张、激烈、快速的节奏中舞者时而扫堂探海变形转,时而走丝翻身、左右开弓,时而双旋接旋子360度下桌。编导恰到分寸地把技巧的编排和演员的情绪化表演以及的风格有机地衔接起来,使技巧符合整个剧情,动作符合整个人物的需要。整个充分展示了黄豆豆的才华,给观众一种振奋人心、斗志昂扬的感觉。

不管是扭秧歌人对于秧歌的依恋,戏子对于戏曲的情怀,杨丽萍对于云南原生态生活的诠释,打鼓人对于打鼓的痴迷,我看到的是一群人对于的执着追求。正是因为他们的追求才成全了我们对于更多的人和事的了解以及对于那些人和事背后的思量。

-

-

相关阅读

songchengn5资讯网